信息来源:网络

1月17日,浙江省医保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支持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执行工作的通知,文件指出《浙江省医疗保障局关于支持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已于1月1日起施行,主要内容涉及以下三个方面:

一、定点公立医疗机构的中药饮片严格按照实际购进价格顺加不超25%销售。其它定点医药机构的中药饮片价格按照两定协议执行。医保支付标准按照实际购进价格顺加不超25%制定。

二、中药配方颗粒品种分批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对未获得国家中药配方颗粒编码的品种,可临时按照中药饮片编码结算费用。

三、2021年度DRG支付清算工作中,各地应全面实行中医医疗机构中治率与医保支付挂钩的正向激励机制。中治率是指中医医疗机构住院中药饮片、中医医疗服务项目、中成药三项收入之和占住院医疗收入比例。

此外,文件要求各地医疗保障局、两定医药机构须按照通知要求,将政策及时落实到位,同时各设区市医疗保障局应对本地市中医院、市人民医院部分中药饮片价格进行摸底。

总的来看,文件从中药饮片加成问题、中药配方颗粒纳入医保支付范围、中医医疗机构的DRG支付三个方面支持中医药的发展,重点强调了医保基金对中医药的扶持,这也和2021年12月30日,国家医保局和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的《关于医保支持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一脉相承。

02 困难重重

《意见》中,最受业内关注的莫过于其明确指出中医医疗机构可暂不实行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DRG)付费,对已经实行DRG和按病种分值付费(DIP)的地区,适当提高中医医疗机构、中医病种的系数和分值,充分体现中医药服务特点和优势。

业界普遍认为这是对中医药产业的大利好,在全面推行DRG/DIP付费方式改革的背景下为中医药产业单独开设了“避风港”,给医疗机构更多的缓冲期,利于充分探索符合中医药服务特点的改革方式,利好中医药的发展。

据了解,相较于西医,中医药实行DRG支付方式存在一定的劣势。

2021年10月,三明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党委书记温立新公开表示,中医院的住院病人,基本是按照西医的诊疗规范,再根据中医的要求把中医药加上去。而1+1的资源消耗肯定是大于1的,在DRG体系下,长此以往就可能会造成医院的亏损。

DRG、DIP支付强调诊疗方式的质量和效率,除上述影响外,值得注意的是不少中医药企业目前医学能力仍然较为薄弱。

开源证券曾在行业周报中表示,虽然我国目前已经存在9000多个中药品种,有近6万个中药批准文号,中药品种看似不缺,但从当前的临床需求来看,具备高临床价值的中成药依然缺乏。

除此之外,赛柏蓝特约撰稿作者仲崇明认为,中医服务价格改革缺少既往经验,对支付改革试点预期形成的支付标准有很大争议。

03 大势所趋

不过,上述专家也指出,中医药部分病种纳入DRG是大势所趋,预计未来中医和中药将进一步联动,改善业态服务力,进入良性发展轨道,而中医药的优势病种也能与西医部门合理竞争。

实际上,《意见》并不是让中医院永远独立于DRG/DIP支付方式外。《意见》表明,中医医保支付方式改革仍要继续推进:探索实施中医病种按病种分值付费,遴选中医病种,合理确定分值,实施动态调整等。

除浙江外,1月12日,广东省新闻办召开广东省卫生健康事业发展“十四五”规划新闻发布会,广东省医保局副局长李锦汤介绍,广东将开展中医药服务医保支付制度改革,组织专家分批遴选中医优势病种,开展支付改革。

在广东之前,南京市医保局在1月5日发布《南京市基本医疗保险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DRG)点数法付费暂行办法》,正式开启DRG付费方式改革,率先使用中医分组,对部分中医优势病种试行中医分组,并明确列入中医DIP的病组,其基准点数低于相应西医病组的,按西医病组调整。

虽然国家层面没有说明何时全面开展中医药DRG支付改革,但在2021年12月底,国家发布的“医保版中医病症分类与代码”,宣布从今年1月起,中医病症分类与代码实现全国统一——这也被认为是为在全国范围实施中医DGR做好铺垫。

一位不愿具名的浙江某医院集团DRG总负责人告诉赛柏蓝,据其了解,中医院实行DRG整体情况较好,目前处于盈利状态,并没有那么悲观。

据了解,中医药在部分擅长专科方面有不可取代的优势。

此前,深圳市推行“五个支持”全面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在支持中医优势病种发展方面指出,将分批遴选中医优势明显、治疗路径清晰、治疗费用明确的中医病种纳入按病种付费范围,2020年遴选28个、2021年扩增至51个,涵括肛肠、骨伤、消化、内分泌、面瘫等中医优势专科。

仲崇明告诉赛柏蓝,不论是对中药做集采,还是对中医做支付改革,总体来看对经营者竞争来说利大于弊,使其发展从粗放到精细,先收敛再发散,有机会与西医部门同台竞技,展现局部优势和独有理念,同时倒逼中医中药高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