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3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就“互联网+医疗健康”“五个一”服务行动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

国家卫健委规划司司长毛群安在发布会上介绍,《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印发以来,各地各部门推动“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取得了明显成效,为总结推广各地在推进“互联网+医疗健康”便民惠民10项措施30条服务的典型做法,进一步聚焦群众看病就医的急难愁盼问题,持续推动便民惠民服务向纵深发展,国家卫健委、国家医保局、国家中医药局研究制定了《关于深入推进“互联网+医疗健康”“五个一”服务行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来源:人民网)

智观:

互联网医疗,是互联网在医疗行业的新应用,其包括了以互联网为载体和技术手段的健康教育、医疗信息查询、电子健康档案、疾病风险评估、在线疾病咨询、电子处方、远程会诊、及远程治疗和康复等多种形式的健康管家服务。疫情下互联网医疗可降低时间成本、个性化定制、信思进明等优势全面凸显,在疫情来临,聚集接触不便的场景下发挥了重要作用。与此同时,也为一直在探索前行的分级诊疗、价值医疗带来了新的思路。借助互联网平台平衡各方利益,在充分发挥互联网+医疗优势的前提下激发医疗内部活力,构建新型的智慧社区医疗体系。

2020年7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更好服务市场主体的实施意见》,提出在保证医疗安全和质量前提下,进一步放宽互联网诊疗范围,将符合条件的互联网医疗服务纳入医保报销范围,制定公布全国统一的互联网医疗审批标准,加快创新型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并推进临床应用。这一举措为互联网医疗行业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但是现阶段我国互联网医疗面对主要的问题表现在于,优秀的能与互联网环境相匹配的医护资源培养和挖掘仍显不足。

根据2019中国卫生统计年鉴公开资料显示,东部医疗机构中医院总数量及三甲医院数量明显多于中部、西部;东部卫生技术人员总数及执业医师数量更是相对中部、西部有绝对优势。从比例来看,东部医疗机构的平均卫生技术人员是要优于中部、西部地区。总体而言,东部总医疗资源及优质医疗资源具有显著优势。就地区而言,城乡差异同样不可小觑,优质医疗资源基本集中于城市,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乡村基础医疗资源则形同虚设,难以满足广大乡村群众卫生医疗需求。与此同时,过度医疗现象存在,筛选和度量机制的平衡尚未达到。我国由于“以药养医”、医疗理念相对滞后、医患之间不信任等问题,使得过度医疗长期存在。如2017年医学顶级期刊《Lancet》点名中国存在滥用抗生素及剖宫产率过高的问题。因此,如何更优利用医疗资源,避免过度医疗,对我国而言将更有实践意义。因此,深挖优质医护资源,对更好的助力我国互联网医疗行业高质量发展势在必行。

首先,要结合互联网+建设以患者为中心的分级诊疗平台。作为我国医疗改革事业的重头戏,分级诊疗指的是我国的各级医疗机构依据疾病的轻重缓急以及治疗难易程度对各类疾病进行分级,并承担不同级别疾病的治疗。在分级治疗的制度之下,常见病多在一级医疗机构进行诊治,慢性病往往在二级医疗机构中进行诊治,而疑难病或者是危重病则在三级大型综合医疗机构进行治疗。基于此,实现分级诊疗必须正视并解决两大困局:一方面是灵活利用互联网+来进行调配医疗资源,让医生能够在社区和医院间流动,进一步实现医生资源的合理分布;另一方面是合理利用互联网+来进行患者的分流就诊,做到以患者为中心,让医疗资源得到合理利用。

其次,实体医院是行业融合的载体,实现区域医疗的整合和共享。互联网医院在互联网+医疗闭环中处于中心位置。而由于监管要求,互联网医院并非是一个可以单独运行的主体,其必须依赖于实体医院实现优势互补及资源共享。因而实体医院成为互联网医院存在的基础,并得以将医疗从关注疾病本身转变为关注人健康本身,真正意义上实现区域内医疗资源的整合及共享。在整合实体医院的同时,也要加强中部、西部、东部地区之间的优质医疗资源整合,通过线上平台实现一键互联,使东部发达地区的优质医护资源向中西部地区倾斜。

最后,加大医疗研发投入,促进互联网医疗行业的产学研孵化体系的形成,形成以科技为支撑的医疗诊断。